当年的体温

你可还记得,当年拥抱时的体温和心跳。

我曾愚蠢的用刀子割下翅膀,从此坠落凡间,受尽生活的苦。这翅膀曾给了我自由,我却以为它束缚了我的奔跑。从开始到现在,犹如仅仅经过了一个昼夜,生物钟恍恍惚惚,青春在不知不觉中悄然逝去。而我也终于明白,除了被囚禁于你的自由外,我没有任何的自由。我的灵魂只有在你的灵魂里,才可以自由的沉浮。你才是我真正的自由,唯一令我兴奋的自由,唯一我为之而死的自由。 我想再度拥有翅膀,可是手中却只有滴血的刀子。它,冰冷,散发着孤独的光,吞噬着我的灵魂。我拿起刀子,在玻璃上刻出你的模样,看窗外灯火阑珊,犹如吸血的魔鬼向我张开血淋淋的嘴。我翻开一本书,看到了赤裸的激情和专注的秉性,看到了纯粹的奉献的爱情。我打开一部电影,看到了爱是一种孤独,是一场霍乱,是一个魔鬼,却深深地吸引着你为之不顾一切。我闭上眼睛,感受当年拥抱时的体温和心跳,终于明白,爱,从来就不是一种占有欲,而是纯粹的信仰。

我走向灰烬的街,想找到曾经的愉悦。我看到一个身姿曼妙的女人,她嘴里衔着一枝玫瑰,我却看不清她的脸。我碰了碰她,她就化作了灰烬。我又看到了一个端庄的女人,散发着圣洁的光,但我还来不及靠近她,她就消失了。我走到了老街的尽头,看到了一个蹲在地上哭的女人,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。我想要安慰她,但我的手臂却不能动弹。

于是,我也哭了,可是她却感觉不到我的存在。我撕心裂肺的哭,哭到了声音嘶哑。她回了回头,眼窝空洞,我在其中看到了我的刀子。 我曾经骄傲的刀子啊,如今却成了你的眼睛。我清晰的看到了你脸上的每个毛孔,个个都浸满了泪水,这原本应该属于眼睛的泪水啊。 我掏出了我的心脏,化作炽热的太阳,散发着暖光。我将其劈成了四瓣,左心室化作了你的左眼,右心室化作了你的右眼,左右心房则又回到了我的身体。

从此,我的身体和灵魂就再也离不开你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